Discuz! Board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26|回复: 0

纯真年代

[复制链接]

939

主题

939

帖子

311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115
发表于 2021-9-20 06:48: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纯真年代
  前言:在写这篇东西前,我想把他的真实姓名隐去。不便把他内心纯真如春风徐徐的事就这样的陈晾在物欲横流的人世间。播放器的歌正好随机放了《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取其零头,就叫他九朵吧!
  
  几个月前,我的发小—三水—为了纪念他的30岁。特意发来了小学四年级的合影。我,三水,九朵,小艺,四个发小彼此互相嘲弄了一番。我们单单觉得小时候的九朵是那么的可爱,那么的萌。三水说:“要是九朵的模样还是小时候,那要迷死多少女人啊,现在也不至于像二条它弟一条似得!”。为此三水特意给我打电话,一句话不说,劈头就是笑声,笑完了,换口气,再笑,我真怕他一口气没上来,死了。我仿佛能听到他眼角的泪水
  
  九朵小的时候确实很可爱。圆乎乎的,冒着青鼻涕泡,笑容像草原一样展的很开,露出两颗强壮的门牙,像保镖似得。我常常去他们家蹭饭。他从不上桌子,他母亲就夹一碗菜给他。他坐在窗台上,孔子读书阁,一条腿提溜在半空中。他不会用筷子,但也不像孙悟空,完全不会用。通常人们是用食指中指和拇指,也有人用中指无名指和拇指,但他用小指无名指和拇指拿筷子。小时候我总是说他,他裂开嘴就笑,孔子读书阁,笑声停了,青鼻涕泡就出来了,忽大忽小;然后摇头晃脑的翻白眼看我,说:“能吃进去不就行了”。说完把脸摆到窗外,看看天;忽又发现缺失了点什么,就把筷子搁在腕上,用手拿起一根青菜,放进嘴里,还不忘吮两下手指:一个食指,一个小指,铭华读书阁
  
  由于受他母亲的影响,九朵小时候喜欢听单田芳的书。什么《岳飞传》,《说水浒》,《杨家将》,《三国志》等等。时不时的在我面前冒一句:“呜呀呀呀呀呀呀...........”;时不时的用拿不起筷子的食指指着我,圆目狰狞的喊;&ldquo,树海读书阁;呔,兀那鸟厮.........”;时不时的用右手攥着钢笔,左手抹一下鼻子,收了青鼻涕泡,说;“老匹夫,爷爷三招之内,取你项上人头.......”,我捂着脖子就跑。小时候绿林好汉的性格在九朵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如今,也是。
  
  去年五一,三水的婚礼,我和九朵去了,小艺因为工作忙没来。来参加婚礼的同学就我和九朵,所以我们坐在了一张拼起来的桌子上,大家互相都不认识。菜还没上,金霏读书阁,九朵就把红酒和白酒开了,给我倒上,说:“来来来,走一个先”,咕咚,一杯红酒下去了,树海读书阁。桌上的男男女女都看着,我极不好意思。九朵放下杯子,翻着白眼,扫了大家一圈,把酒推过去说:“来来来,喝”。菜上齐了,九朵的脸也红了,对我说:“别那么秀气,来,大口吃酒,大口喝肉,来一个”然后一仰脖子,喝下一口白酒,咧着嘴,露着白牙,硬生生的的把两片嘴唇给挤对上。然后去夹鲍鱼,因为筷子用的不好,鱼滑,半空中的手指扭做一团,筷子像地震一样,眼看鲍鱼就要掉了,谁知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左手,在半空中接住,放在嘴里,爱看读书阁,吧唧吧唧的吃起来。说实在的,金霏读书阁,我很喜欢他的性格,他的动作;他的豪放,不羁;他的又细又粗的神经。吃饱喝足了,九朵把手搭在我的肩头说:“要是我的婚礼有这一半好,就好了”。我说,以你的实力,办一个比这好的多的婚礼都没问题呀。他说:“三丑,这年头,他妈的连你也不懂我了!”。他摆了我一眼,树海读书阁,拎起瓶子,把沉底的酒抽了,华闻读书阁,看着我说:“人呢,关键是女人”。是的,九朵没有女人已经很长时间了。
  
  自从九朵的第二任女朋友离他而去后,他相过亲的女孩子就不计其数。用我的话说,他相过亲的女孩儿,就像农村黑夜,看到了这里,看不到那里;看到了这片儿,看不到那片儿;看到了这群,看不到那群。用他自己的话说,一火车皮也拖不完,树海读书阁。因为,他是开火车的。他常常发女孩子的照片到群里给我们看,问我们怎么样。我说好,三水说好,小艺说好好,大拇哥。我们确实不知道说什么,因为女人化妆与不化妆的区别实在是太大,仿佛开了穿越模式。就像唐僧说的话: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卸妆和不卸妆,完全不是一个血统。但对九朵来说,并不是因为这样的理由来拒绝女孩。因为我不在武汉,很多事情我不知道,三水时不时的打电话跟我说。三水说:“你知道九朵见了一个在商场站柜台的女孩么?知道为什么把别人pass了么?他嫌别妆画的太浓,太妖艳,他说他喜欢清淡的,操”。三水说:“他见了个银行的妹子,嫌别人奶子小,pass了&rdquo,精彩读书阁;。三水说:“他见了一个荆门农村的妹子,喜欢别人,谁知道别人有个弟弟,又吹了”。三水说:“他喜欢上了一个长腿妹子,身材一级棒,可惜别人嫌他有个弟弟,操”。三水说........,三水说的太多,我都不记得了。
  
  我们三个,常常因为九朵对女人的认识问题围攻他。九朵不乐意了,在电话里对我说“伙计,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妈了个巴子,你还是想想你自己老大难的问题吧,自己都没个女朋友,还说我!”。但三水和小艺是结了婚的,说的他哑口无言。他就说“得得得,你们也别说了,我找个缺胳膊断腿,神志不清的,糊弄着过日子算了”。我们无语。
  
  前几天,十一。我给九朵打电话,九朵的语气很平淡,我说:干嘛呢?他说:伙计,我最近迷上了京剧,要不我用老生给你唱两段儿?我说:一边儿去,你还不如把我掐死。我问:最近没找女孩儿?他说:不找了,金钱成可贵,女人价更高,若为自由故,全部皆可抛。本人现在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来也匆匆,了无牵挂,两袖微风,一身肝胆,爽着呢。我说:你这说的一溜一溜的,那儿跟哪儿啊这是。他说:我的想法是,到退休了,找个老太太结婚,不为金钱,不为女色,只为端茶倒水,说个话。过完,就欧了。
  
  今年5月,三水和小艺的老婆相继生了孩子,这对九朵的刺激很大。在各大相亲网站登记注册;武汉相亲网,相亲杂志,登记注册;朋友的朋友,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离了婚的,受了伤的,穿上婚纱又脱了走掉的;九朵没一个能谈成。他说“女人,太复杂”。6月末,我休假到武汉,见到九朵,他已经是一身疲惫了。晚上吃饭,三水叫了九朵的前女友来,九朵也同意,三水那晚也破例喝了些白酒;九朵的前女友从一个农村大学成长为一个经理,并在武汉买房,确实是优秀的女孩子。九朵和她分手的时候,说过,她在武汉举目无亲,让三水和小艺多照顾一点。这话也曾对他前女友—桃子—说过。喝来一瓶多白酒,三水喝的少,九朵喝的多。三水说不喝了,唱歌再喝啤的。在ktv的包房里,啤的一下肚,九朵就大了。学着唐伯虎站在大立柜上吟诗的样子,抬脚就站在茶几上,扭着,脖子粗红,唱《朋友的酒》:昨日一去不复回.......快把酒满上干了这杯大声歌唱,好朋友好朋友今宵多欢畅,理想改变了我们的模..........,“咚”九朵一头从茶几上栽倒地下,脸贴地。桃子慌忙去扶,我们也过去。我们扶着九朵出来,桃子嘱咐我们说,今后让九朵少喝点酒,原来他就这样,一喝酒,就,大。临上车了,桃子对我和三水说:“其实,爱情婚姻面前,显得特别卑微”。他走了。在车上,我和三水抱着九朵,三水说,其实,桃子是爱九朵的。
  
  第二天下午,九朵敲门来找我。他今天不跑车。他问,我是怎么回去的啊,昨个。我说抬回去的。他说桃子呢,我没在桃子面前失态吧?我说还好。我们抽了几支烟,看着窗户里闲散的阳光。九朵突然说“我给你讲个事吧”九朵说:你记得我们上高三的时候么?我爸妈经常出差,一两月都不回,我们班那个厂长的儿子有个索尼游戏机,天天来我家玩,记得吧?那段时间我认识了一个女孩儿,在江汉大学上大一,我们晚上天天打电话,一夜一夜的打,凌晨12点了,我说我顶不住了,就挂了,开始吃完饭,刚扒拉几口,她就打过来了,一直聊到第二天我去上学,你说那个时候我们都说些什么呢?我说“你继续说”。九朵说:记得那年F4来武汉开演唱会,在沌口体育馆,就是江汉大学的旁边,她没去,在和我打电话,电话里就传来言承旭唱的《我是真的真的很爱你》,我对她说“这家伙,就这么一首歌唱的还像个样子,声音挺大”,她说“那你唱给我听”,我就唱:我是真的真的很爱你,以为付出了一切就会有意义.........。九朵看看我,又说:你知道么,唱的时候,其实我是在向她表白。快高考了,那个女孩子说“你家里没人,我去照顾你,给你做个饭什么的”,当时我高兴坏了,可临高考的前一天我爸回来了,她打电话来,听到了我爸的声音,就没来,所以我始终也没见到她,那个在江汉大学的女孩儿。
  
  九朵说:你知道的,我没考上大学,你去当兵了,我又重新上了个中专,那女孩儿给我写信,还给我寄了照片;她真漂亮,像春的树叶一样。信封上还写着“Missyou”。在信里她说:她以为她用一个女孩儿或者说女人的感情,能去感动一个一时糊涂的少年,让他发愤图强,考上大学,可惜她没做到。她说她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九朵说:他回了信,但后面就是偶尔打打电话,她冷淡了很多,最后就没再联系了。
  
  九朵点燃了烟,望望窗外,望望我,说:三丑,你说,那年我要是考上大学,那女孩儿会成为我的女朋友么?会和我结婚,生子么?
  
  我点燃了烟,望望窗外,望望他,说:会的!
相关的主题文章:

  
   庐山故事多
  
   书架和书
  
   辜负了倾慕
  
   太监
  
   小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2001-2015 www.yourname.com All Right Reserived 京 ICP备11000000号-4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22-8-12 09:58 , Processed in 0.052312 second(s), 21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